初一 十五

喻黄:高考之前

高中生喻黄   高考前

 

六月的夏天,荷花悄悄地探出了个头,蓝雨高中旁边的公园里满池的荷叶接天连碧。知了有气没气的鸣叫,天空里灰蒙蒙的。逢高考必下雨的定律,今年也不例外。

六月,广州的梅雨季节前夕,空气都是湿漉漉的,一口气吸进去,好像喝了一口水,呛得人死去活来。

黄少天一只手拽着包,一手拿着从食堂顺过来的包子,一路狂奔到教学楼,教导主任站在教学楼的大门口,眉头皱起来,大老远就看见黄少天狂奔过来的身影,他张开嘴,正准备把黄少天拦下来,就见黄少天一溜烟从一侧窜过去,“徐副,早上好!”徐副哎哎了两声,无可奈何地看着他狂奔而去的黄少天,他转过头,正想和站在另一侧的少年说道说道,少年正抿着嘴微微的笑,少年看着徐副,正打算开口,帮中年男教师分解一下每天面对这些可爱又可恨的学生,尤其是高三某班的某只小话痨。

忽然,从三楼远远传来一句,少年的嗓音清朗又充满活力,“喻文州,我给你带了早餐,快点快点快点,不然要凉了,凉了就不好吃了,快来!”后面还有一些巴拉巴拉的话,教导主任已经听不清了,他转头大吼,“黄少天,早自习不准吃早餐!”。

二楼的教室里探出来一个脑袋,郑轩用力地睁大他惺忪的眼睛,声音不大不小地,正好够黄少天听见“黄少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都不给我带一份。”

黄少天一听就怒了,“郑轩,你说谁不够意思,我早上起床问过你了,自己睡的和猪一样,怪我喽!”郑轩打了个哈欠,慢吞吞地重新趴了下去,也不理黄少天在那里上蹿下跳。

一班的班长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,“黄少,早自习了!”

黄少天胡乱地点点头,转身就往教室里走,嘴里嘟哝着,忽然,又转身跑了出去,趴在旁边的栏杆上,从三楼望下去,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喻文州的脑璇儿,喻文州在一帮而南方男生中算是比较高的了,黄少天胡思乱想着,他和喻文州从小就认识了,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,小时候黄少天总比喻文州高一点,黄少天嘴上不说,心里美滋滋,可到了青春期,喻文州和打了激素一样,身高蹭蹭地往上涨,黄少天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怎么办,小伙伴的身高太高了,在线等,挺急的?

黄少天一想到自己即将被碾压的身高,深深感受到了男性的危机感,于是他天天喝牛奶,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积极主动,黄妈妈还以为自家的淘气鬼终于开了窍,开始懂事了。

每天早晨一杯牛奶,喝完就要和喻文州一起去上学。

喻文州每天都会准时到黄少天家门口等他,两个人一起骑自行车去上学,一天早上,喻文州突然凑近,黄少天转过头,耳边凑着一颗毛茸茸的脑袋,温热的呼吸扑在颈边,黄少天浑身一个激灵,心脏刹那间停止了跳动,紧接着便是如雷声般跳动的心跳声,黄少天吓了一跳,他用力地拍着胸口,好像一只炸了毛的毛,他掩饰的开口“喻文州,你干嘛你干嘛,吓死我了!”

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忽然笑了,轻轻哼了一声。

“少天,今天,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。”说完,骑着车就跑了

喻文州撩了就跑,只留下一个黄少天涨红了脸,连耳朵都泛起了红,他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,张口想要说话,却罕见的不知道要说什么。他看着喻文州远去的身影,最后也只是喊了一句,“你等等我!”

黄少天想了想,决定不再去了想了,越想越伤心,最后,在青春期的末尾,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身高最终稳定下来,无论黄少天怎么努力,他依旧比喻文州矮了2厘米。黄少天远远地看见喻文州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,和老师道别,向楼上走来。

喻文州走上三楼,就看见黄少天无聊的用手指拨着隔壁班的多肉,铜钱草长得很好,绿油油的,超级可爱。

黄少天回头,凑到了喻文州身边,“文州文州,我给你带了早餐,你快吃,凉了就不好了,你的胃不好,吃了凉的早餐对胃的伤害很大的…..”喻文州笑着接过煎饼,低头咬了一口,煎饼煎的脆脆的,里面加了里脊,土豆丝和黄瓜丝,生菜夹在里面,又不显得腻味。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巴巴看着自己,像一只小奶狗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自己,傲娇而又期待地等着主人的夸奖。

喻文州沉吟了一会儿,最后,实在忍不下去,点了点头,“少天,煎饼很好吃!”

黄少天的眼睛霎时间闪过一道光,他眯起了眼睛,手舞足蹈,

我就知道,文州你最喜欢吃煎饼加里脊了。

喻文州低头笑了笑,自然而然地举起手中的煎饼,“少天。”

他叫了一声,黄少天停下喋喋不休的嘴巴,他低下头,咬了一口煎饼。

两人就这么站在一班的教室门外,一口一口地把煎饼吃了个干净。

里面的学生透过窗帘的缝隙,暗暗吃饱了狗粮,当然,他们更想吃他们手里的煎饼,不知道有多少人,暗暗咽着口水。

妈耶,为什么我既没有竹马,也没有煎饼。

一班同学的心声,诡异的和远在二楼的郑轩同步了。

郑轩同学一脸冷漠。

这对狗男男。